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执行动态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开庭公告

 

我院干警撰写的论文获得了全国法院第24届学术讨论会二等奖

发布时间:2013-07-17 09:39:40


    

      先看看论文依据的案例吧:201152220许,被告人陈某与同村村民岳某因耕地问题发生争吵并厮打起来。岳妻薛某一看着急了,就去拉陈某。结果,陈某甩手时打在薛某的左脸上。薛推陈,陈朝薛面部杵了一下,致薛某受伤。经法医鉴定薛某的伤构成轻伤。事儿倒是不复杂。问题出现在了法院受理本案之后,陈申请对薛的伤情重新鉴定,法院委托省指定的司法医学鉴定机构重新鉴定。薛某撩了挑子,认为没有重新鉴定的必要,拒不配合进行鉴定。

再来看看有关的法律规定: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这种情况,应当同意申请并宣布延期审理。这些都是建立在被害人配合鉴定的基础上的。可案例中的薛某,拒不配合重新鉴定,这该怎么办呢?大家可以思考一下。

再来看看第二个案例:201225下午4许,被告人张某赶羊路过被害人张某某家院外,因为点小事打了起来。被告人张某用石头打张头部致张受伤。经法医鉴定,系重伤。一下子就打成了重伤。张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并申请对其伤残等级、医疗终结时间、护理人数及期限进行鉴定。

殷凤梅对鉴定时间算了一笔帐:对于这种情况,“六机关”关于《刑事诉讼法实施中若干问题的规定》,精神病鉴定时间不计入办案期限外,其他鉴定时间都应当计入办案期限。对于伤残鉴定时限,实践中鉴定机构主要参照《人体重伤鉴定标准》的规定,颅脑损伤(除植物人以外)的鉴定时限一般要求为治疗终结后6个月。本案案发时间是201225日,公诉机关起诉到法院的时间是2012314日,被害人虽然申请对其伤情进行伤残鉴定,但因被害人尚未治愈且未经过6个月,所以只能等待长达6个月的时间才能对被害人进行伤残鉴定,且法医对被害人鉴定至得出鉴定结论一般要花费一个月的时间,所以本案的伤残鉴定结论最快也要在本案受理后的7个月才能得出,这就大大超过了审判期限。

让殷凤梅一琢磨,看似小事儿却是大事儿。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不好,那肯定会影响案件审理,损害被告诉权,造成诉讼迟延,容易导致“超期羁押”、超期审判。拖延诉讼,对社会资源也是个浪费。

最后,我们看看她的设想:

完善中止审理制度,并且增设强制鉴定制度。刑事诉讼法律法规或者相关司法解释应扩大或者细化中止审理情形,被鉴定人拒不配合重新鉴定的情形,使案件在较长的时间内无法继续审理,且这些情形并不属于“不可抗拒的事由”的范畴,也不属于现行法律规定的中止审理的具体情形,建议将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中规定的中止审理情形 “由于不可抗拒的原因”改为“其他应当中止审理的情形”,或者直接将“被鉴定人拒不配合重新鉴定”增加至中止审理情形中。

增设“强制鉴定”制度。对于被鉴定人不履行配合鉴定及重新鉴定的,立法应增设“强制鉴定”制度,即,制定有关强制性和惩罚性规范,明确人民法院启动重新鉴定程序后,被鉴定人经两、三次通知仍拒不履行配合鉴定义务的,人民法院可以对其处以罚款,必要时可以对被鉴定人采取拘传的办法,强制其到场鉴定。当然,在适用强制鉴定制度时,人民法院应该结合本案其他证据慎重把握,不得随意滥用。如被鉴定人拒不配合重新鉴定,经人民法院多次通知后仍拒不配合的,则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判决。

完善伤残鉴定制度及审限制度。建议在《刑事诉讼法》中直接规定:“对被害人作伤残鉴定的期间不计入办案期限。如被告人或者犯罪嫌疑人被羁押,并同时对被告人或者犯罪嫌疑人变更强制措施。”并且,在即将出台的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的配套司法解释中,应当解决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与“六机关”的规定关于鉴定时间(除精神病鉴定)是否计入办案期限的问题,使法律规定统一。在实践中,伤残鉴定结论的得出要花费很长时间(三至七个月),严重压缩了办案的期限空间,且伤残等级影响对被告人的量刑情况,因此笔者认为应当将伤残鉴定期间同精神病鉴定期间作出同样的规定,即不计入办案期限、审理期限,同时对被羁押的被告人变更强制措施。

 

下为论文内容:

 

重新鉴定、伤残鉴定问题探析与重新厘定

                       ——被鉴定人拒不重新鉴定与治疗终结后的伤残鉴定问题解决路径

                                                                                          

内容摘要大陆法系国家主要是通过集中审理原则,确保案件得到集中无间断的审理,以防止拖延情况的发生,英美法系国家主要通过控制进入审判程序的案件数量来保证绝大多数案件审理的快速、不延误。我国的审限制度与两大法系的有许多相似功能,即能够促进法院迅速审理,确保诉讼效率。但是在司法实践中,案件中出现的审判障碍影响案件的审理及审限制度功能的发挥,如本文中所讨论的被鉴定人拒不配合鉴定及治疗终结后的伤残鉴定问题。本文主题取材于司法实践中遇到的切实问题、真实案例,刑事诉讼中如被告人申请对被害人的伤情进行重新鉴定而被害人不配合鉴定,使重新鉴定无法正常进行;附带民事诉讼被害人申请对其伤残程度进行鉴定,而鉴定时间过长则使案件无法在正常审限内审结,这些问题不仅影响案件审理、影响审限的功效的发挥,而且严重侵害了被告人及被害人的诉讼权利。所以笔者认为对重新鉴定是否继续适用延期审理以及对伤残鉴定是否计入审理期限需要重新思考。本文价值在于通过对被鉴定人拒不重新鉴定与治疗终结后的伤残鉴定问题的剖析,分析其产生原因及影响,建议完善鉴定制度及审判障碍制度,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切实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提高案件质量。本文共分三部分:第一部分,以故意伤害案件为视角,通过两个真实案例提出“同是鉴定不同问题”,并对问题进行了分析;第二部分,主要从效率和保障当事人权利两方面论述了“不同问题”在司法实践中产生的影响;最后一部分,笔者综合各方面因素,大胆设想解决问题的思路,即完善中止审理制度,建立强制鉴定制度或者做出有利于被告人的判决以及伤残鉴定期间不计入审限的设想。本文采用从个别到一般,从具体到抽象的思路,运用比较研究、实证分析等方法对被鉴定人拒不重新鉴定与治疗终结后伤残鉴定问题及其对案件审理的影响进行了全面的研究,希望能为司法工作者解决实际问题,推动刑事诉讼立法的进步,以便实现鉴定制度、审判障碍制度及审限制度的现实价值。


关 键 词:重新鉴定;伤残鉴定;拒不配合;障碍;设想

     引 

2012314公布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决定》,将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刑事案件审理期限从一个半月增加到三个月,并规定有其它事由的可经上级人民法院批准延长三个月,因特殊情况还需要延长的,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审理期限和批准程序较以前有了很大的改变;同时还规定了中止审理制度,完善了审判障碍制度。但是,在司法实践中许多刑事案件尤其是故意伤害案和交通肇事案的审理期限受一些因素影响仍不能在六个月审限内结案。本文中的两个案例就直接说明了这一点,即因被鉴定人拒不配合重新鉴定,阻碍案件正常审理;因当事人申请伤残鉴定,伤残鉴定期间过长使案件无法在正常审限内结案的问题。

一、两起案件“同是鉴定不同问题”

(一)案例一:被鉴定人拒不配合重新鉴定

 2011年5月2220时许,被告人陈某与同村村民岳某因耕地问题发生争吵并厮打起来,而后岳某的妻子薛某从家中出来看见二人正在厮打,就上前去拉陈某,陈某往开甩薛某时,手打在薛某的左脸上。薛某上前推陈某,陈某用手朝薛某面部杵了一下,致薛某受伤。经法医鉴定薛某的伤构成轻伤。法院受理本案后,被告人陈某对鉴定结论中对被害人薛某鉴定的部位与本案所伤的部位的关联性以及鉴定程序的合法性提出异议,申请对其伤情重新鉴定。法院委托省指定的司法医学鉴定机构对薛某的伤情重新鉴定,但薛某认为没有重新鉴定的必要,拒不配合进行鉴定。

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在法庭审理过程中当事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有权申请重新鉴定、调取新的物证,法庭对于此种情形可以延期审理。而有关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又规定,申请重新鉴定的,说明要求重新鉴定的理由,审判人员根据具体情况,认为可能影响案件事实认定的,应当同意该申请,并宣布延期审理。延期审理的期限为一个月,并且不计入办案期限。所以对于一般的刑事案件,当事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申请重新鉴定的,如影响案件审理的,法庭可直接做出延期审理(一个月)的决定。但由于本案的被害人拒不配合重新鉴定,即使做出延期审理的决定,鉴定结论也不能在一个月内得出,而在故意伤害案件中,轻微伤、轻伤与否直接影响定罪问题,当事人又对之前的鉴定结论有异议,不能直接作为定案依据,所以延期审理决定并不能将案件得以彻底解决。实践中,有些审判人员认为可以通过多次延期审理解决问题,但本人认为这样做会使案件处于无限等待鉴定结论的状态,犯罪行为还是无法定性,且被告人将处于长期羁押状态,所以这样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且还使延期审理制度的立法目的失去实质意义,形同虚设,同时也侵害了被告人的权益。综上,笔者认为对于此类案件不能只是草率的做出延期审理的决定,而应找出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路径。

(二)案例二:治疗终结后的伤残鉴定问题

201225下午4时许,被告人张某赶羊路过被害人张某某家院外,二人因琐事发生争吵,后纠缠厮打起来。在厮打过程中,被告人张某从王某某家东墙处拿起一块石头朝张某某扔过去,石头打在了张某某的头部,造成被害人张某某头部受伤。经法医鉴定被害人张某某头部左顶颅骨凹陷粉碎性骨折,系重伤。本院受理此案后,被害人张某某向本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并申请对其伤残等级、医疗终结时间、护理人数及期限进行鉴定。

本案中,被害人提出伤残鉴定申请,申请伤残鉴定属于附带民事部分中的调取新的证据情形,对于此种情形《刑事诉讼法》中并没有规定该如何处理。司法实践中,有的依据《刑诉法解释》第一百五十六条关于延期审理中调取新的证据的情形,做出延期审理的决定,延期审理的期间不计入办案期限;有的依据《民事诉讼法》诉讼中止制度中规定的“其他应当中止诉讼情形”,裁定中止诉讼,中止诉讼的时间不计入办案期限。但“六机关”关于《刑事诉讼法实施中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押的案件,除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精神病鉴定时间不计入办案期限外,其他鉴定时间都应当计入办案期限。”明显可以看出司法解释与“六机关”的规定相矛盾,根据法律效力等级“六机关”的规定高于司法解释,所以应以“六机关”的规定为依据,即,伤残鉴定时间计入办案期限。对于伤残鉴定时限,实践中鉴定机构主要参照《人体重伤鉴定标准》的规定,鉴定时限原则上以治疗终结后3个月为宜,县级以上医院治疗为准,康复治疗除外;而颅脑损伤(除植物人以外)的鉴定时限一般要求为治疗终结后6个月。本案案发时间是201225日,公诉机关起诉到法院的时间是2012314日,被害人虽然申请对其伤情进行伤残鉴定,但因被害人尚未治愈且未经过6个月,所以只能等待长达6个月的时间才能对被害人进行伤残鉴定,且法医对被害人鉴定至得出鉴定结论一般要花费一个月的时间,所以本案的伤残鉴定结论最快也要在本案受理后的7个月才能得出。依据我国现行刑事诉讼法关于审限的规定,对于一般案件,第一审审理期限为一个月,至迟不得超过一个半月;同时规定对于四类重大复杂的案件,经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批准或者决定,可在延长一个月,即此类案件第一审审理期限最长为二个半月。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将一般案件的第一审审理期限延长了一倍,即为两个月,至迟不得超过三个月;重大复杂的案件经上级人民法院批准可再延长三个月,即第一审审理期限最长为六个月。但如遇此类案件,鉴定结论无法在六个月内得出,那么就会出现还没有得出伤残鉴定结论,案件没有开庭审理,就已经超了审理期限,同样此期间被告人处于长期羁押状态,这样严重侵害被告人的权益。

二、“同是鉴定不同问题”在司法实践中产生的影响

(一)影响案件审理,损害被告诉权

“鉴定是指司法机关为了查明案情,指派或者聘请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对案件中的某些专门性问题进行鉴别和判断的一种侦查活动。”鉴定结论是证据的一种,在故意伤害案件中,鉴定结论是判定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罪与非罪、罪轻与罪重的关键证据,因此,依法正确对待鉴定结论,对查明案件事实、查获犯罪嫌疑人、解脱无辜,保证案件质量、实现司法公正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因被鉴定人拒不配合鉴定,造成鉴定结论无法正常得出,而且使案件的关键证据存在“合理怀疑”,无法定罪或者量刑,使案件处于无限的等待阶段,无法正常审理,且被告人处于长期羁押状态,侵害了被告人的诉讼权利。

(二)造成诉讼迟延

“迟到的正义非正义”,诉讼活动的及时进行是一项基本诉讼权利。诉讼及时原则,是指诉讼活动应当不迟延地进行的一项诉讼原则,即,不得有不必要的拖延,通过及时惩罚犯罪,迅速保护被害人的合法权益,案件及时处理有利于保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人身自由等权利。意大利刑法学家贝卡利亚认为:惩罚犯罪的刑罚越是迅速和及时,就越是公正和有益。及时性原则反对拖延,诉讼应当在必要且合理的时间内终结,不得无故拖延,同时也反对草率,不能只追求速度,而是要保障程序法得到遵守,人权得到保障,司法资源得到充分利用。在法官认识能力有限时,鉴定的引入是为了迅速发现事实,解决纠纷,使正义以看得见的方式尽快实现。因而,一方面要求鉴定要及时进行和完成,另一方制作的鉴定结论要客观公正,否则旷日持久的鉴定必然影响诉讼的及时性。

(三)容易导致“超期羁押”、超期审判,

虽然刑事诉讼法规定,对于因鉴定时间较长,办案期限届满仍不能终结的案件,自期限届满之日起,应当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变更强制措施,改为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但是司法实践中,司法机关为了防止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脱逃,并不变更强制措施。像前述类似的故意伤害案件中,一方面,双方当事人积怨已久,如果对被告人变更强制措施,被害人一方会认为审理不公正,容易引起当事人上访;另一方面,被告人为了逃避法律追究很容易出现逃脱现象,所以,司法机关不得不变相的羁押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造成羁押时间超出了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期限,即超期羁押。

实践中,司法机关为了避免因超期羁押而追究责任,使案件“合法拖拉”,即,“关多久就判多久”、“因为先前羁押而对本该判缓刑或者管制等非羁押刑的被告人也判了实刑”,但这样违背了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损害了法律的尊严,侵犯了被告人的合法权益,有损司法机关的形象和执法公信力。

(四)浪费诉讼资源

刑事诉讼中,国家为了实现刑罚权,控辩双方为了防止不利于己方的结果的出现,都投入了相应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由于资源的相对有限性,国家机关在一定时期内投入到刑事诉讼领域的社会资源总是有限的,这就要求任何理性化的刑事诉讼程序在设计和运作上都必须具备一定的经济合理性,必须符合投入最少的司法资源投入产生最大的诉讼效益。因而,刑事诉讼的迟延,对于国家来说也是一种损失,因为国家本可以将迟延部分投入的司法资源在其他程序中得到充分地利用,所以因诉讼迟延浪费了有限的司法资源。同样,双方当事人因诉讼迟延也浪费人力、物力、财力和时间,造成了资源的浪费。因此,我们要强调高效性,迅速、及时地进行刑事诉讼,节约司法资源、节约诉讼成本,实现诉讼经济化。

三、完善刑事案件鉴定制度及审判障碍制度的几种设想

(一)完善重新鉴定及中止审理制度的两种设想

1、对于当事人、辩护人或者诉讼代理人申请重新鉴定,而被鉴定人拒不配合重新鉴定,案件应如何处理,主要有三种不同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被鉴定人拒不配合进行重新鉴定,使案件无法继续审理,可以根据《刑诉法解释》第一百八十一条第二款:“由于其他不能抗拒的原因,使案件无法继续审理的,可以裁定中止审理”的规定,裁定中止审理。如被告人被羁押,应根据《刑诉法解释》第八十一条第(三)项规定的,对已经逮捕的被告人,因进行司法鉴定而尚未审结的案件,法律规定的期限届满的,人民法院应当变更强制措施或者释放。笔者不赞同此种观点,主要原因如下:(1)现行法律法规规定的中止审理情形中并没有重新鉴定情形,且被鉴定人拒不配合重新鉴定不属于“不可抗拒的原因”的范畴,不可抗拒的原因,一般是指不能预见、依靠自己力量无法克服和排除的客观困难,一般是指因地震、洪水等自然灾害,或者战争等个人力量无法避免的情况。而被鉴定人拒不配合鉴定并不是客观困难。(2)即使适用中止审理,但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被鉴定人拒不配合鉴定,即使中止审理,也得不出重新鉴定结论,缺失关键证据,则无法审结。

第二种观点认为,被告人或者辩护人申请重新鉴定,且具有一定理由,而被鉴定人拒不重新鉴定,故原鉴定结论存在疑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致使该案缺乏定罪或者量刑的关键证据,应当建议检察院补充侦查。人民检察院在补充侦查的期限内没有侦查完毕,且没有提起恢复法庭审理的,人民法院应按人民检察院撤诉处理。笔者也不同意此观点,主要因为:审判阶段的重新鉴定,并不是公诉机关需要补充侦查的情形。公诉机关在提起公诉时,作为定案依据的相关证据已经确定,其中包括鉴定结论,当事人在审判阶段申请重新鉴定,一般情况下被鉴定人配合鉴定,法院可以直接组织当事人去鉴定,不需要补充侦查。难道仅仅因为被鉴定人拒不配合重新鉴定,检察机关就补充侦查吗?况且,检察机关补充侦查也不能解决问题,且有推卸责任的嫌疑。

第三种观点认为,被告人、辩护人申请重新鉴定,且具有一定理由,由于被鉴定人拒不配合导致重新鉴定无法进行的,根据刑事诉讼法 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据规则,人民法院本应当对该伤情进行重新鉴定,由于被害人无正当理由拒不配合重新鉴定,人民法院对原鉴定结论通过庭审质证程序应不予采信,公诉方或者自诉人对本案应当承担不利的诉讼后果。笔者赞同此种观点,并将在下面的设想中具体论述。

2、对于被鉴定人拒不进行重新鉴定,案件的解决路径,笔者有两种设想:

设想一:完善中止审理制度,并且增设强制鉴定制度。

人民法院在受理案件后,可能会遇到使审判无法按照正常诉讼程序进行或者不能开庭的情况,这些情况统称为审判障碍。出现审判障碍后,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利用延期审理或者中止审理的方式处理。“中止审理是指刑事审判过程中由于发生某种法定的情形,致使案件在较长的时间内无法继续审理,待中止审理的原因消失后恢复审理的制度。”1996年《刑事诉讼法》没规定中止审理制度,但是《刑诉法解释》第一百八十一条却规定中止审理制度,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增加了中止审理制度,且规定的中止审理情形基本与《刑诉法解释》一致,所以,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也不能解决被鉴定人拒不重新鉴定的审判障碍问题。笔者认为刑事诉讼法律法规或者相关司法解释应扩大或者细化中止审理情形,因为有些情形使案件在较长的时间内无法继续审理,且这些情形并不属于“不可抗拒的事由”的范畴,也不属于现行法律规定的中止审理的具体情形,如本文中论述的被鉴定人拒不配合重新鉴定的情形。综上,笔者建议将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中规定的中止审理情形 “由于不可抗拒的原因”改为“其他应当中止审理的情形”,或者直接将“被鉴定人拒不配合重新鉴定”增加至中止审理情形中,这样既节约了司法资源,又保障了当事人的诉讼权利。

增设“强制鉴定”制度。有些案件的鉴定结论是罪与非罪、罪轻与罪重的关键证据,如果被鉴定人拒不配合鉴定,则很可能使案件因缺少关键证据而“流产”。目前,在侦查阶段,只有侦查机关有启动鉴定的权利,被告人没有启动权,且侦查阶段的鉴定机构一般都是侦查机关的内部机构,这样其本身就造成诉讼双方的诉讼地位不平等,许多当事人质疑其鉴定结论是否具有偏向性,因此在法院审理案件中当事人申请重新鉴定的情况较多。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申请重新鉴定是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只要当事人申请重新鉴定又有一定的理由,那么人民法院就应当保障其申请重新鉴定的权利。另外,要保障被告人申请重新鉴定权利的实现,被害人就有义务配合去做重新鉴定,否则就剥夺了被告人申请重新鉴定的权利,损害了被告人的诉讼权益。被告人没有启动司法鉴定的权利,只有在审判阶段申请重新鉴定的权利,如果将此权利也剥夺了,那么诉讼双方的地位更加的不平等,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得不到有效保障。综上,笔者认为对于被鉴定人不履行配合鉴定及重新鉴定的,立法应增设“强制鉴定”制度,即,制定有关强制性和惩罚性规范,明确人民法院启动重新鉴定程序后,被鉴定人经两、三次通知仍拒不履行配合鉴定义务的,人民法院可以对其处以罚款,必要时可以对被鉴定人采取拘传的办法,强制其到场鉴定。当然,在适用强制鉴定制度时,人民法院应该结合本案其他证据慎重把握,不得随意滥用。

设想二:如被鉴定人拒不配合重新鉴定,经人民法院多次通知后仍拒不配合的,则做出有利于被告人的判决,即前述的第三种观点。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中规定,公诉案件中被告人有罪的举证责任由人民检察院承担,自诉案件中被告人有罪的举证责任由自诉人承担。当事人申请重新鉴定且有一定理由的,人民法院应当委托相应机构进行重新鉴定,根据刑事诉讼法 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据规则,经人民法院多次通知后,被鉴定人无正当理由仍拒不配合重新鉴定的,人民法院对原鉴定结论通过庭审质证程序应不予采信,并做出有利于被告人的判决。即,公诉案件中,如被鉴定人拒不重新鉴定的,而鉴定结论又是案件的关键证据,公诉机关没有其他相关证据证明被告人犯罪事实的,应当承担不利的后果,如是自诉案件,自诉案件的自诉人也同样如此。如鉴定结论是定罪的关键证据,而公诉方(自诉人)无其他证据证明被告人有罪,那么人民法院应当做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如鉴定结论是量刑的关键证据,而不影响定罪,人民法院则应做出有利于被告人的判决。

(二)完善伤残鉴定制度及审限制度的设想

刑事案件中,被害人申请伤残鉴定,伤残鉴定期间应如何处理,有两种不同的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由于伤残鉴定的期间较长,造成刑事审判过分迟延,可以依据《刑事诉讼法》第七十八条规定的:“附带民事诉讼应当同刑事案件一并审判,只有为了防止刑事案件审判的过分迟延,才可以在刑事案件审判后,由同一审判组织继续审理附带民事诉讼。”先审刑事部分,再审理民事部分;第二种观点认为,根据现有法律规定,当事人申请伤残鉴定人民法院应当做出延期审理的决定或者诉讼中止的裁定,对于鉴定时间较长,办案期限届满仍不能终结的案件,自期限届满之日起,应当对被羁押的犯罪嫌疑人变更强制措施,改为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

但笔者不同意以上观点,理由如下:(1)伤残鉴定结果及附带民事部分的处理结果影响刑事部分的量刑,如上述的故意伤害案件,伤残鉴定等级影响量刑时增加的刑罚量,河北省省量刑实施细则中规定“造成被害人十级至七级残疾的,每增加一级残疾等级,可以增加一个月至三个月刑期”; 而附带民事部分的赔偿情况也直接影响刑事部分的量刑,《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中规定:“对于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的,综合考虑犯罪性质、赔偿数额、赔偿能力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30%以下”,而实践中,如民事赔偿到位,被害人大多表示对被告人谅解,如得到被害人的谅解,则又影响量刑结果。所以,不能只因鉴定时间较长影响案件审理而剥夺被告人从轻处罚的机会。(2)如适用延期审理,则多次决定延期审理的期间才能满足鉴定期限,同样如前面论述的,会使延期审理制度流于形式,失去其实质意义,而且造成“久押不决”的现象,侵害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及人权。(3)如适用诉讼中止,则违背了此项制度的宗旨。“诉讼中止,是指在诉讼进行过程中,由于某种法定情形的出现而使诉讼活动难以继续进行,受诉人民法院裁定暂时停止本案诉讼程序的制度。”诉讼中止后,诉讼活动将暂时停止,而有些附带民事诉讼案件当事人申请伤残鉴定后,法院可就附带民事部分进行调解,并没有必要将全部诉讼活动中止。

综上,笔者建议在《刑事诉讼法》中直接规定:“对被害人作伤残鉴定的期间不计入办案期限。如被告人或者犯罪嫌疑人被羁押,并同时对被告人或者犯罪嫌疑人变更强制措施。”并且,在即将出台的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的配套司法解释中,应当解决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与“六机关”的规定关于鉴定时间(除精神病鉴定)是否计入办案期限的问题,使法律规定统一。在实践中,伤残鉴定结论的得出要花费很长时间(三至七个月),严重压缩了办案的期限空间,且伤残等级影响对被告人的量刑情况,因此笔者认为应当将伤残鉴定期间同精神病鉴定期间做出同样的规定,即不计入办案期限、审理期限,同时对被羁押的被告人变更强制措施。  

编辑:冀海东    

文章出处:办公室    

 

 

关闭窗口

您是第 872872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